27 June, 2007

Volodos plays Mozart's Turkish March

在下終於加入YouTube使用者的行列了!
因為M偶然間發現新大陸——YouTube上竟然有許多古典鋼琴大師的錄影片段——讓我終於註冊帳號(英國版),同時也終於弄清楚You Tube影片和Blogger的連結關係。
很高興本Blog又向前邁進一步,成為多媒體Blog!

這段影片是俄裔天才鋼琴家Arcadi Volodos改寫莫札特著名的〈土耳其進行曲〉,各位聽起來應該會覺得很熟悉。這位年輕鋼琴家被喻為「現代的霍洛維茲」,長於演奏技巧困難的曲子。看這段〈土耳其進行曲〉的錄影,還真能感到那份瘋狂啊。

24 June, 2007

包粽子 Rice-dumplings

由於種種原因,今年包粽子的時間比較遲,不過過程很有趣,粽子也同樣美味。
今年的前置作業特別好玩:十個台灣同學以email連絡,討論好材料及工作項目之後,個別「認領」工作(比方我負責準備滷蛋),自己先在家準備好材料,最後在約定的時間到某人家一起開始包。大家已經有去年的經驗,再加上友人母親技術指導,今年包起來效率很高,兩小時內完成了154枚––平均每分鐘生產超過一顆粽子!
上圖是今年的材料。下圖是壯觀的粽子之海。謝謝大家的分工合作,今年又過了個愉快美味的端午!

ps上圖的構圖有點像中藥廣告……不過原因是想把大家的心血都展示出來。準備粽葉與繩子的人,就請用下圖當代表吧!

22 June, 2007

雲門‧狂草 Wild Cursive


昨晚去倫敦看了。真是太棒了。極簡的舞台與音樂,每分每秒都極美的畫面構成,舞者的肢體動作是真正新穎的語彙,舞台設計結合了創新的技術與美感。不知怎麼竟令我聯想到柏林愛樂——感動於世界上有團體這樣認真地體現完美的表演藝術,而且是如此抽象又純粹的形式。讓人覺得自己也要努力才行。
下圖是英國演出場地「沙德勒之井」(Sadler's Wells)設計的海報與節目單封面。順帶一提,節目單的設計實在是很漂亮。雖然要價四英鎊——超貴——但念在人家針對單一節目精心設計,還是買來當收藏品了。

演出時間為6月19-22日。祝他們英國公演圓滿閉幕,本季歐洲公演也順利成功!
歡迎參觀:雲門website。雲門的「跟著老林遊世界」blog

一篇文章的連結

21 June, 2007

20 June, 2007

(畫失敗的)蛋包飯 Omelette Rice

昨天剩了一碗份量的白飯,今天中午做成蛋包飯。上圖做法的特點,是先把洋蔥、番茄醬和其它料一起炒一陣,最後才把飯加進去拌勻。另一個特點,是在蛋皮的蛋液未全熟時,就把準備好的飯倒上去;然後把蛋皮稍微摺起一邊,倒入盤中時順勢把另一邊壓到飯下方(不好意思,沒有多餘的手可以一面動作一面拍照)。
左下第一圖剛捲好的模樣還算可以,不過功虧一簣的是,最後的番茄醬裝飾畫壞了——因為瓶子不合作,咕嘰一聲噴出一大堆醬,隨後的裝飾就放棄地亂畫一通了。

What surprises me is the origin of the dish's name, which I've never noticed before. It is actually a popular Japanese rice dish, called "Omu-raisu" in Japanese, but translated as "egg-wrapped rice" in Taiwan. When I tried to fake an English name for it, I wondered between egg-wrapped rice and omelette rice. I googled the term in Chinese and, to my surprise, it turned out that the Japanese Omu-raisu was half translated and half invented from French "omelette" plus English "rice"! Also I was surprised that this bit of information is from Wikipedia... Blimey.

19 June, 2007

端午節快樂

△▼端午節快樂▲
(今年還沒包粽子,在此謹奉上PowerPoint粽一顆,請勿食用……)

18 June, 2007

親鳥的奮戰 Fought the Black-backed Gull

不久前提到大黑背鷗(black-backed gull)威脅我的雛鳥鄰居,在親鳥拚命斥叫之後,大黑背終於放棄。這樣的情況後來一直重複發生,好像大黑背每天都會花點時間來探查這窩可口的小鳥。後來只要聽到親鳥的斥叫聲與偶爾的低沈呱呱聲,就算不用去看,也知道大黑背又來了。
不過,幾天前開始聽到變化。親鳥的斥叫竟然開始變得淒厲、尖銳又有點延長,而且有十分規律的間隔。不禁跑去透過廁所天窗看,一看之下真是驚人——親鳥主動出擊,去驅趕大黑背鷗呢!只見親鳥不斷做著「折返飛」,在衝向大黑背時發出威脅的叫聲,大黑背也有所忌憚地壓低身子、只有喙部朝上對著親鳥;不過兩者並沒有真正的肢體接觸(雖然有幾次距離已經很近了),親鳥會從大黑背頭上掠過、高度提升,然後空中一迴轉,又對著大黑背俯衝過去。
這樣重複了可能有一分鐘,我心想:萬一親鳥累垮了,什麼都不用做的大黑背不就可以輕鬆抓走那些呆呆的雛鳥了嗎?正當此時,親鳥就停止驅趕動作,回到原本休息的煙囪頭上去了。不知道親鳥停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是因為累了,還是認為大黑背已經得到「想吃小鳥沒那麼簡單」的教訓?雖然大黑背也沒有立刻離開,不過這次終究還是沒做什麼便離去了。
同樣的狀況後來也有反覆。現在是海鷗的繁殖季,Brighton四處的屋頂上還有不少海鷗巢,猜想大黑背可能是機會主義者,到各個巢旁站崗,看有沒有可能撈到一點什麼。我的鄰居目前為止一家平安,三隻小海鷗一隻也沒少,長得也挺快的。希望牠們都能好好長大。

14 June, 2007

吊蘭開花 The Flower of the Spider Plant

Left and above: spider plants six months ago and today.
就在今天,養了六個月的吊蘭終於開花了。左圖是去年十二月從友人V&D的母株走莖分回家、種了兩週時的樣子。吊蘭不愧是超級好養的室內植物,從春天開始,所有植株不斷像吹氣球般膨大(共種了四盆),因為速度實在很快,曾擔心可能會在哪天回家時,赫然發現家裡已經變成叢林。請注意上圖的花盆其實比左圖的大很多。不過,畢竟是在自己看顧下從小苗長大的植物,如今開花,多少還是有些成就感。
五月二十三日,最大的一盆率先抽出花穗,只見花梗不段延長、花苞也從針頭大小變成米粒大小再變成松子大小,直到三週後的今天,終於開了第一朵花。
上面兩張照片的時間相差兩小時。從花苞微開到完全展開,倒是蠻快的。下面讓大家仔細瞧瞧花的正面特寫。白色花瓣,六個雄蕊。這朵花在天黑後又闔起來。看來對光線的反應也很快。
據說繁殖吊蘭時,用種子的效率很差,一般都是把走莖產生的小植株剪下來種。不過無論如何,我現在對繁殖吊蘭一‧點‧興‧趣‧都‧沒‧有。

12 June, 2007

用毛豆仁冰敷 Frozen Soya Beans

說來丟人,今天打羽毛球時——而且明明已經打了五十分鐘——一個轉身跨步,左小腿不慎拉傷。這是本人有生以來第一次拉傷到最好暫時不要走路的程度。(這說明了兩件事;一、平常欠缺運動,才會拉傷。二、過去長久以來都欠缺運動,才會「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拉傷。)
此時M很快地提供了一個我想也沒想過的處理方法:用冷凍青豆仁冰敷。休息與冷敷,我是知道的,但是用冷凍青豆仁是什麼意思呢?其實就是用超市的小包冷凍青豆仁取代冰枕啊!M青少年時是網球校隊,聽他描述的樣子,不管是同學還是他自己,這種處理方式都屬家常便飯。這讓我不由得想到的是:不愧是超市發達的國家(或說很早就開始依賴超市的國家),確實,小包的冷凍青豆仁非常便宜,比起上藥房買冰枕、再放進冷凍庫等上一兩個小時,或者用放了冰塊的塑膠袋、最後弄得到處濕答答的,實在是有效率又划算得多了!
這算是一種文化差異吧。
不過有個問題是,我很討厭冷凍青豆仁。本來就不怎麼喜歡冷凍蔬菜,平常也絕不會主動去吃青豆仁;冷凍青豆仁這個組合對我來說就像是命中註定的悲劇。如果真買來冷敷,我一定不會吃它;最後的命運大概是忘在冷凍庫一年半載或直到我搬家或冰箱壞掉為止(看哪個先發生)。我問M:「可不可以用冷凍玉米粒或綜合蔬菜?」他答:「青花菜怎樣?」各位可以想像,其實使用青豆仁還是有道理的。要拿來當枕墊,袋子裡裝均勻的圓形小顆粒,當然比形狀不規則或大塊的東西好。我們也有綠豆枕,可沒有花菜枕哪。
所以好心的M幫我去超市購物時,心裡還是想著青豆仁的。不過他把戰利品拿回來時,又讓我吃了一驚。
他買的竟然是毛豆仁。
「因為青豆仁沒了,所以選這個。而且我想你會喜歡。」
不但可以冰敷,今晚還可以用毛豆仁加菜,真是皆大歡喜啊!(對我拉傷的腿和我的口腹之慾來說。)Thank you M!

以上就是為什麼我會用毛豆仁來冰敷的緣由。

雛鳥玉照 More chicks photos

吃飯時間 Time for lunch


打盹時間 Time for a snooze

11 June, 2007

新的罌粟花 Another poppy

那盆綜合小野花又開了新罌粟花,這回和5月28日介紹那朵不太一樣:複瓣、黃色的花粉、淺色的雌蕊柱頭。氣質上華麗些。我很喜歡花瓣聚在一起所形成的圓圓的輪廓。

09 June, 2007

雛鳥的危機 Threatened by Great Black-backed Gull

聽到我的海鷗鄰居叫聲有點急促,走到廁所(透過天窗)一看,哇,竟有隻大黑背鷗(Great Black-backed Gull)在旁邊的屋頂虎視眈眈!這隻大黑背鷗比親鳥個頭大一整號,行動的模樣也很頗為兇狠,只見牠不時往上瞧,偶爾單聲低鳴,還啄啄旁邊的電線。親鳥則連續地向牠大叫,分秒不放鬆;雛鳥們好像也知道情況緊急,都聚在親鳥下方,擠成一團。兩方僵持了一陣,彷彿以氣勢定輸贏,最後大黑背終於飛走,親鳥也平靜下來,回到牠最常待著的最右邊煙囪頭上。雛鳥們就此躲過一場危機。
查了一下鳥書,發現大黑背鷗是有能力抓成鴨來吃的。真是狠角色。如果親鳥沒有堅持下去,或許雛鳥真會被吃掉。相對來說,當這家子旁邊的天線上停著鴿子時,親鳥可是瞧也不瞧牠一眼的喔。

08 June, 2007

雛鳥 Chicks

三月下旬時,曾提過有一對海鷗夫妻決定在我家旁邊的煙囪築巢。這對海鷗是英國最常見的Herring Gull。那時牠們應該是來「看房子」的,真正築巢孵蛋,是五月的事。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只要我一進廁所,就可以從天窗看到孵蛋的景象。(雖然從我的角度只能看到鳥屁股,不過確定是在孵蛋沒錯。)(順帶一提,小時候在我家,如果有人在馬桶上蹲太久,就會被說:「你在孵蛋哪?」如今孵蛋還是和廁所脫不了關係……)
六月初,趁我不在家時,小鳥孵出來了。
小鳥共有三隻。隨時都會有一隻親鳥在旁邊,或睡覺或整理羽毛或和附近的成鳥大聲交換意見,當然有時也會餵食。可惜因為角度和距離的關係,看不出小海鷗的食物是什麼。偶爾看到另一隻親鳥來交班,可見牠們會輪流照顧小鳥。
雖然從照片上看不清楚,牠們佔據的地方,實際上是由兩排共八個煙囪頭組成,煙囪頭從磚造平台升起,鳥巢位於正中央,四周還有一些平台空間。強健的雛鳥在巢裡待不住時,也會出來平台走動。應該是本能吧,牠們可不會靠近平台邊緣亂探頭喔。人類居住的房屋,提供了有如海邊岩壁的環境,對這家海鷗真是剛剛好。(對我拍照來說也頗剛好。)
因為日夜都可看見牠們,難免會想:「哇,大太陽底下不熱嗎?」或是「下大雨也不在乎嗎?」或是好天氣的夜晚:「牠們就這樣看著圍繞自己的星光嗎?」對於這種不需要屋頂的動物,實在很難想像牠們的世界觀。
Every time when I looked at them, I wondered: 'isn't it hot under the sunshine?' 'Are they alright in the heavy rain?' Or, in a fair night, 'how does it feel to be surrounded by the starry sky?' I'm amused by these thoughts.
爸爸媽媽辛苦了!
三隻雛鳥看來長得很快。有新的發展時再向大家報告。

06 June, 2007

週末巴黎遊 A weekend in Paris

市集裡豪爽的賣花法

這是此次來巴黎的主要目的地:拉赫曼尼諾夫音樂學校。M來此地求師上鋼琴課(不愧是專業訓練出身,大約兩個月見一次老師就有幫助了)。此處隔著塞納河與巴黎鐵塔相望。從外表看,實在是不太起眼的小地方,還與一間俄國餐廳共用出入口呢。

39 Geroge V
和友人D從河邊走向香舍里榭時,經過喬治五世路,瞥見這棟怪異扭曲的建築。再定睛一看,原來是大樓整修中的外牆,畫上了幾可亂真的圖樣,某些細節甚至還做了立體的裝飾。從上面連結的網站可以看到更多圖片與建設公司理念等介紹;可惜我不懂法文,只能欣賞網站的漂亮。
總之,雖是暫時性的外牆,仍大膽(也大手筆)得令人敬佩。

在大皇宮(Grand Palais)的大玻璃屋頂下的一個很棒的。作者是德國人Anselm Kiefer,不過已經在巴黎住很久了。















聖母院的唱詩班和玫瑰花窗

阿拉伯中心的外牆,以重複的幾何圖形造就強烈的印象

在左岸的巧遇

又美又好吃又貴的冰淇淋